• <menu id="6gs24"></menu>
  • <nav id="6gs24"><strong id="6gs24"></strong></nav>
  • <xmp id="6gs24">
    <menu id="6gs24"><tt id="6gs24"></tt></menu>
  •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風廉政 > 黨建工作 >
    “希望讓律師的執業環境越來越好”
    作者:    發布時間:2015-11-09 打印 字號: | |
    “希望讓律師的執業環境越來越好”
    中華全國律師協會黨組成員、副會長 呂紅兵
    各位領導、同志們:
      大家好!我叫呂紅兵,是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
      去年12月10日傍晚時分,上海市高院副院長鄒碧華不幸離世的消息迅速傳遍整個律師界。驚聞這一噩耗,律師們無不感到震驚和悲傷。
      夜幕降臨,我握著手機呆坐在辦公室,眼前浮現出與鄒碧華生前交集的一幕又一幕。
      “紅兵,我們新推出了‘律師服務平臺’,歡迎您提意見!”
      “紅兵,我們要共同努力,構建法官和律師的良性關系,打造新型的共同體。”
      他懇切的話語,他精彩的演講……一個又一個畫面模糊了我的雙眼。
      那一晚,我的微信朋友圈被所有法律人的追思刷成了灰白色。每一張照片,每一段文字,都能引起大家的強烈共鳴,也一次又一次地觸痛著大家的神經。那一晚,我和許多律師同仁都徹夜難眠,大家追憶著,思考著……
      一直以來,法官與律師分屬體制內和體制外兩個不同的群體,各自有所封閉,缺少足夠的認同,有時甚至相互輕視,惺惺相惜的相對較少。
      2010年初,時任長寧法院院長的鄒碧華,在聽取紀檢監察工作匯報時得知,有律師反映,一些法官在庭審中時常打斷律師發言,甚至呵斥律師,一些判決書對律師代理意見回應較少或回應時遺漏要點。
      這讓鄒碧華很是感慨。他認為,律師與法官盡管職責分工不同,但雙方作為法律職業共同體,化解社會矛盾、維護法律尊嚴、追求公平正義的目標是一致的,因而有必要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建立良性互動關系。
      基于此,他親自起草并主導推出了《法官尊重律師十條意見》。一個基層法院,能在全國法院系統率先為保障律師權利出臺正式文件,在律師界乃至法律界都引起了震動。
      《十條意見》包括,庭審中法官不得隨意打斷律師發言;法官不應當著當事人的面指責、批評律師,更不得向當事人發表貶損律師的言論,甚至連為律師預留車位、提供休息區、提供復印設施等細節,都收入其中。
      這讓我們做律師的,心生敬佩和感動,并給予了積極的回應。長寧區律師工作委員會向全區律師發出了律師尊重法官的倡議書。上海律師學院在為新執業律師授課時,將做好庭前準備工作,在法庭發言時注意控制情緒,給予法官充分尊重,避免沖突等內容,均列入其中。
      2012年,鄒碧華在博客中寫下一篇題為《法官應當如何對待律師》的文章,反思法官的角色意識,闡述了法律職業共同體建設對中國法治的重要性。
      他寫道,如果不能正確處理好法官與律師的關系,日積月累,必將動搖法治的根基——信任,司法的公信力將無從談起。
      鄒碧華對律師的尊重,絕不是停留在一紙文書之上,而是凝結在他對律師的一言一行之中。一位老律師從深圳趕到上海開庭,在法庭上一時找不到一份證據材料,急得滿頭大汗,作為審判長的鄒碧華,對他說:“您慢慢找,相信大家都會等著您。”老律師坐下來后很快找到了材料,順利發表了代理意見。開完庭后,老律師說:“這位法官這么善解人意,今天是我發揮最自如的一次庭審。”
      在我看來,鄒碧華對律師的這份尊重,遠遠超出了對某一位個體律師的關心,其實是對律師職業的尊重、對律師行業的呵護、對法律制度的敬畏。
      “希望讓律師的執業環境越來越好。”我和我身邊的很多律師,手機里都保存著這條截屏,這是鄒碧華在去世前一天發出的最后一條微信朋友圈的留言,時間永遠定格在2014年12月9日11時45分。這是他對當天試運行的上海法院“律師服務平臺”寫下的寄語。這句話,在我們心中成為永恒。
      在鄒碧華寫下這句寄語的兩周之前,全國律師協會民事委員會2014年年會在上海召開,他受邀作了《司法改革背景下構建法律共同體的幾點思考》的演講,“律師服務平臺”的雛形,第一次閃亮在我們眼前。
      鄒碧華像是“法院的產品經理”,精心打磨著律師服務平臺的每一個功能。在前期調研中,他曾派工作人員在全上海范圍內調取了20萬件有律師參與的案件,經過仔細核算,他們發現,若每個案件中,律師通過網上閱卷減少往來法院的次數,就能節省60萬個小時工作時間,10萬次車輛往返。為幫助律師識別惡意訴訟情況,服務平臺專門設置了“關聯案件自動推送功能”,將同一當事人在上海法院系統涉及的案件制作一份清單推送給律師。還有庭審排期避讓功能,免去了同一律師同一時間幾個案件在不同法院開庭的困擾。
      這個服務平臺的推出,自去年7月啟動,到11月鄒碧華向我們展示,前后只用了短短的4個月!我驚嘆于這種高效率,殊不知在這背后,需要鄒碧華和他的團隊傾注多少心血,又有多少個殫精竭慮的夜晚。
      如今,上海1325家律師事務所的近17000名律師,都已成為了這個服務平臺的受益者。
      通過使用,律師們驚喜地發現,平臺提供了從案件材料遞交、繳納訴訟費到獲取案號的“一條龍”服務,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網上立案。此外,申請訴訟保全、調查令,甚至證據質證、調解等事務也都可以通過平臺來完成。為確保各項程序在可視化下進行,平臺還專門設置了網上評價功能,法官與律師可以進行雙向評價,以實現相互監督。
      這個服務平臺讓律師感到了執業的幸福感,而這種幸福感,也會通過我們,傳遞給每一位案件當事人。這個平臺,看似提高了律師的工作效率,其實是保障了律師的執業權利,從而最終維護了當事人的訴訟權利。
      與鄒碧華相識十余年,我覺得無論是作為法官還是法院的管理者,他總能站在整體的高度,為構建法律職業共同體做著不懈的努力。因為他清醒地認識到,各種法治力量都是為公眾輸送公平正義的平等一環,唯有珍視這種相生相存的價值紐帶,才能凝聚起法律職業共同體之間的最大共識,才能贏得人民群眾對法治的真誠信仰。
      斯人已逝,幽思長存。得知他不幸離世的消息,上海的律師們陷入無限惋惜和哀思之中,深圳律師協會專門為他默哀,湖南律師協會特別為他制作了悼念專輯……一位與他素昧平生的河南律師,特地乘火車趕來上海參加他的追悼會。
      內蒙古律師協會會長巴布律師,就是在去年11月的那次全國律協民委會的年會上第一次見到了鄒碧華。鄒碧華主動對巴布說,可以將內蒙古律師的身份認證資料傳到上海,“我們把名單納入到‘律師服務平臺’,這樣內蒙古律師在上海辦案就更方便了。”12月13日,在鄒碧華離世后的第三天,我在杭州開會時遇到巴布?;貞浧甬敃r與鄒碧華短暫交談的情景,這位內蒙古漢子緊緊握住我的手,竟泣不成聲。
      一位法官的離世,為何會引起如此眾多法律人甚至老百姓的共同緬懷?回想起與他生前交往的點滴,其實不難找到答案。
      從做人的角度看,他具備坦白的風格;從做法官的角度講,他具備坦誠的品質;從做院長的角度說,他具備坦蕩的胸懷。他的身上充滿了理想和樂觀的色彩,他是一位極具人格魅力的人。他以自己的遠見卓識、專業素養、敬業奉獻和對司法事業的無限熱忱,讓我們看到了整個法律界的共同價值觀和最大公約數。
      鄒碧華曾說,每個人都是歷史,如果能讓自己完美一點,歷史也會完美一點。
      他用生命,讓法治的天空更晴朗。而我們,就是要繼承他的理想信念和實踐創造,帶著他心中的那團火,奮力前行。
      這,就是我們對鄒碧華最好的追思。
      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 <menu id="6gs24"></menu>
  • <nav id="6gs24"><strong id="6gs24"></strong></nav>
  • <xmp id="6gs24">
    <menu id="6gs24"><tt id="6gs24"></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