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6gs24"></menu>
  • <nav id="6gs24"><strong id="6gs24"></strong></nav>
  • <xmp id="6gs24">
    <menu id="6gs24"><tt id="6gs24"></tt></menu>
  • 當前位置: 首頁 > 調研園地 > 案例評析 >
    明知往澳門博彩而借款 主債擔保均被認定無效
    作者:海安法院    發布時間:2019-06-21 打印 字號: | |
        劉某為到澳門賭博向陳某借款300萬元,事后陳某否認知曉借款用途,要求劉某及擔保人歸還借款。對于此筆“借款”,內地法律是否認可其效力?6月12日,隨著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書的送達,這起糾紛終于劃上句號。
        款未到賬,借條已打
        劉某夫婦二人在東臺經營一家實木家具廠。在一次朋友聚會上,劉某與一名相熟的朋友談起“牌桌經”,相談甚歡。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席間,鄰座的安某主動跟劉某搭話,稱這些“小來來”太無趣,試探劉某是否愿意出門“開開眼界”。劉某兩眼放光,但表示資金全部在生意上,一時無法抽出。安某寬慰他道,其與一名喜結人緣的陳姓老板相熟,陳老板經常來往內地和澳門之間;澳門賭博是合法的,陳老板資金充裕,錢款問題不用發愁,如果愿意可幫忙介紹認識。劉某隨即精神為之一振,欣喜不已。
         經安某的牽線搭橋,劉某認識了陳某。劉陳二人約定,陳某不交付現金,直接提供澳門賭場賬戶內的籌碼給劉某使用。2015年10月19日,在陳某未交付300萬元的情形下,劉某先行出具手寫借條一份,載明向陳某借款300萬元,“借款人”落款為劉某夫婦經營公司名稱及劉某個人簽名,并加蓋公司印章,“擔保人”處由劉某夫婦二人簽名。
        次日,安某在該借條復印件的“擔保人”處簽名。當夜,陳某、劉某和安某、孫某、向某等一行7人一同前往澳門。對此行劉某期盼數日,懷著一夜暴富僥幸心理的他躍躍欲試。
         “出借”籌碼,蹊蹺來信
        2015年10月22日,在澳門銀河娛樂城大廳內,成群結隊的賭客慕名前來,相約聚賭,喧鬧不已。速速安排好賭桌后,陳某便按約定拿出200萬元港幣籌碼交給了劉某。同時,一名新疆的楊姓老板也從陳某處拿取一定籌碼。
         劉某擺好籌碼,便迫不及待地下注。無奈劉某初來乍到、手氣不佳,賭了十幾個小時很快敗下陣來,從陳某處拿來的200萬元港幣籌碼很快“清零”。
        同行的孫某、向某安慰劉某,賭場上哪有“常勝將軍”之理。劉某二話不說,繼續向陳某索要籌碼。當著孫某和向某的面,陳某又繼續拿出100多萬元港幣籌碼交給劉某,劉某很快調整狀態,投入下一輪賭局。
        隨著時間流逝,劉某手邊的籌碼依然只減不增。眼看劉某的籌碼估摸還剩幾十萬,陳某迅速來到劉某身邊,俯身耳語。二人心照不宣,只見劉某從皮包內掏出一張中國農業銀行的銀行卡和自己的護照,問身邊的保安借用紙筆,寫好銀行卡密碼后一同交給了陳某。陳某轉身離開賭場。
        在陳某離開賭場的一個多小時內,劉某繼續奮戰在賭場寸步不離,他的手機卻陸續接到銀行卡交易短信。專注于賭局的他無心細看短信,略瞥了一下手機屏幕,只見300萬元入帳通知與出賬通知相差不到三分鐘。
        相應地,在同一時間段,陳某的賭城賬戶存入360萬元港幣籌碼(約合人民幣300萬元)。入賭場前一天,陳某的該賬戶先后支取了200萬元、220萬元港幣籌碼。
    待陳某返回至賭場,劉某已輸光全部籌碼,垂頭喪氣,一夜暴富的夢想就這樣破碎了。
        返回內地后,在陳某的催要下,劉某陸陸續續歸還了部分借款。2016年7月,劉某出具結賬說明一份,說明其陸續還款給陳某,至出具說明之日尚欠陳某250萬元,安某再次為之提供擔保。對借款性質和用途,陳某和劉某意見不一,發生紛爭,訴至法院。
        否認知情,合同無效
        庭審中,劉某稱其赴澳門之前,在出具借條當日,由于劉某與陳某相約到澳門賭博,故陳某未向劉某交付借款。同時陳某向劉某承諾,由其出借籌碼給劉某,如果劉某贏了,借條還給劉某;如果輸了,就按借條約定還款。
        劉某的這段陳述,與其后兩名證人孫某、向某的證言獲得高度一致的印證。
        陳某陳述,她確實在賭場內見到了劉某,劉某向她索要錢款,便電話通知其弟弟使用其銀行賬戶從大陸匯款至劉某賬戶。之所以堅持在賭場內還履行出借義務,屬追求借款利息。但承辦法官發現,案涉借條并未載明任何借款利息,且她與劉某之間此后并未另行達成協議。陳某的陳述明顯自相矛盾。
        承辦法官到海安市公安局調取的出入記錄顯示,陳某與劉某等人同一時間段出關入關,同一時間在澳門賭場出現。經委托澳門特別行政區法院協助調查,顯示陳某的賭場賬戶支取、存入籌碼頻繁,與向某所稱陳某做的“提供籌碼給客戶”生意這一說法相印證,進一步印證劉某有關案涉借款系賭資的主張。
        法院審理后認為,案涉借款的出借義務履行情況有違常理,案涉300萬元人民幣銀行流水,系陳某為形成借貸證據鎖鏈,掩蓋出借籌碼供劉某賭博而制作的形式證據,案涉借貸應認定為賭資之債。故劉某與陳某之間的借貸合同無效,根據主合同無效從合同當然無效的原則,擔保合同亦無效。因借款主體為劉某個人,劉某應當承擔返還本金的義務,劉某公司不承擔還款義務;安某應就劉某不能償還部分承擔三分之一的賠償責任。
    【法官點評】
        本案中“賭博”這一行為,在澳門雖屬合法,但本案當事人均為內地居民、企業,審理案件的法院也為內地法院,故本案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地法律而非澳門地區的法律。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4條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應當認定民間借貸合同無效;……(三)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借款人借款用于違法犯罪活動仍然提供借款的;……”陳某明知劉某是為了進行賭博活動而借款,借款用于支付賭債,用途不合法,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共利益,當屬無效民事行為,應認定為“賭債”,自始不產生債的效力,法律不予保護,雙方之間的借貸合同應當認定無效。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案涉借款300萬元本金屬于劉某因無效合同取得的財產,其應當予以返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主合同無效而導致擔保合同無效,擔保人無過錯的,擔保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擔保人有過錯的,擔保人承擔民事責任的部分,不應超過債務人不能清償部分的三分之一。故安某應當承擔不超過劉某不能給付部分的三分之一的民事責任。
        本案中,陳某利用劉某追求一夜暴富、及時行樂、紙醉金迷的“賭徒”心態,先叫劉某打下空白借條,利用借款人的賬戶過賬,造成其已向借款人履行出借義務、“合法”成立借款合同的假象。其行為系表面上因生意周轉需求而產生,掩蓋的是其出借賭資進而賺取賭場傭金的實質,意欲為其出借賭資披上“合法外衣”。這一行為性質的認定上,一、二審法院的觀點相一致,即案涉借款系賭資,因其產生的民間借貸合同自始無效。
        諸如陳某這類人,專門從事放貸聚賭,瞄準當地中小民營企業主為重點對象,進而發展所謂的“客戶群體”,蠶食的是中小企業“資金鏈”這一發展根基,麻痹的是作為運營核心的企業主的精神意識,其行為在社會上產生了惡劣的影響。所謂“玩物喪志”,久而久之,這種“侵蝕”將陷被拉上“賊船”的企業發展于不利境地、甚至扼殺其于發展之中,也會對當地社會政治、人文、社會生態和意識形態帶來負面影響。涉賭人員因無法償還賭博借下的高利貸,由此導致家庭破裂、企業停產歇業等,有的甚至引發群體事件,嚴重影響和破壞社會和諧穩定。賭博活動引發的“借貸”,不僅對正常的金融秩序構成威脅,也催生了暴力討債等犯罪現象。
        賭博行為是社會一大公害,為黨紀國法所明禁,系當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重點打擊對象。打擊賭博非法行為已刻不容緩,法院堅決不當非法行為的“保護傘”,審理過程中一旦發現涉黑涉惡問題線索的,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確保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取得實效。               (海安法院 儲慧文)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 <menu id="6gs24"></menu>
  • <nav id="6gs24"><strong id="6gs24"></strong></nav>
  • <xmp id="6gs24">
    <menu id="6gs24"><tt id="6gs24"></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