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6gs24"></menu>
  • <nav id="6gs24"><strong id="6gs24"></strong></nav>
  • <xmp id="6gs24">
    <menu id="6gs24"><tt id="6gs24"></tt></menu>
  •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記 >
    房子
    作者:    發布時間:2015-08-26 打印 字號: | |
    最近幾年來,頗關注自己的立足之地。獨自一人待在書房,不由生出這樣的感慨:“要是這個房間完全屬于我,別人得不到我的同意,決不可以進來多好??!”以至于看到小孩子堆的積木房子,裝零碎的小木盒子,也生出一種愿望,莫名地希望自己變小,住在積木房子、小木盒子里,躲在旁人察覺不到的角落,過自己的生活。還有的時候,看到一塊荒地,哪怕只有巴掌大小,也生出一種渴望,心想如果這是自己的土地,別人奪不走的土地,那我就把這地整理出來,在上面建自己的住所,地方雖小,建一間就把地占滿了,但我會多建幾層,伸到半空中,聽不到下面的喧囂。然后,有的房間放我的書,有的做臥室,有的干脆種花草樹木。最后,房頂當然是做空中花園,種尋?;ú?,種青菜蘿卜。然后,我在里面過自己的日子??傊?,浮想聯翩。
        我驚訝自己何以有這種想法。低頭細細想來,怕是前幾年住久了公共宿舍,不曾擁有自己的房子的緣故。公共宿舍簡直毫無隱私:你休息的時候,張三李四可能來竄門,找你的同學或同事侃大山;你寫點什么的時候,有人會不經意地站在你后面,不經意地看幾眼,甚至不由自主地念出聲來。那種感覺,就像你的生活,你的思想,你的一切,都如同空氣一樣,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從中穿過,在里面逗留,把你的生活、思想當做一只蘋果一樣來把玩,甚至喀嚓咬上幾口。
        但何以我有了自己的房子后,這種感覺還是如此強烈?經歷過許多事,我終于明白了:我的房子并不屬于我。今天,我把房子裝修了一番,在陽臺上喝茶,欣賞窗外的景色,做著在這里生兒育女、過平淡日子的美夢;明天,一紙拆遷通知交到我手上,我立馬得乖乖地收拾細軟,等待一個不明確的居住點:商品房?集中居住地?沒有選擇中的選擇。盡管我萬分舍不得我花了兩年時間,畫滿了墻壁的“飛天”、山水,讓我身在其中,宛如遠離塵世,坦臥云端。還有窗外我熟悉的,看著它發芽、開花、結果,與它共經春秋的果樹,它的綠蔭,它上面停留的鳥兒,曾帶給我多少寧靜歡愉。
        人們說,我們這一代人,80年后90年后,缺少信仰。我常常想,房子也許是一個因素。20年來的大拆大建,正是我們思想觀念蓬勃生長的時候,是安家立業、安身立命的時候,我們被無法確定下來的政策挾裹著,像流民一樣在人生的道路上顛沛流離。從家族聚居的小瓦房,到老死不相往來的高層公寓,從農村被吸納進郊區,又被無聲無息過渡到城市。青山綠水的少年生活還沒來得及畫上句號,就被生生從故居中驅逐。我們身邊的事物還來不及被熱愛,就被更換了。沒有時間的積累,我們無法對周圍、對腳下陌生的土地產生感情,沒有了感情的根基,就無法產生信仰。我們也有機會回到故鄉,夢幻的年少歲月難以忘懷卻已再難描摹。田埂上的蒲公英早已飄散,枝頭的鳴蟬也從此飛走,雞鳴犬吠的小瓦房已被機器轟鳴的小廠房、小企業盤踞,僅存的殘跡,填補不了時間的巨大空洞和遠離的巨大創傷。
        故土不屬于我們,新家早已在心頭烙下創傷。在沒有房子的生活中,我們陷入了上無片瓦、下無立錐、四處奔波的焦慮。為房子奮斗的過程中,我們在輕視中學會了冷漠,在排斥中懂得了自私,在憐憫中強化了自尊。我們懷疑人生而平等。如果說我們的信仰是金錢,我們是拜金主義者,那我們在趨之若鶩的算計、利益后面,隱藏了一個小小的微薄的愿望:我們只想擁有一塊完全屬于自己的立足之地。我們把所有的錢財都耗費在小小的房子上面,不是因為觀念落后,忘了自己只是匆匆的過客,而是我們將房子作為生存、發展的據點,作為子孫后代落地、成長的保障。我們企望用最多的金錢去維系哪怕最短暫的未來。房子雖小雖破舊,但我們將它修修補補仍是珍寶,只因它完全屬于自己。即使人世變遷,我們的根已緊緊扎在這熟悉的土地上。我們對這房子有了深深的依戀,我們的信仰也借這土地生根、發芽。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 <menu id="6gs24"></menu>
  • <nav id="6gs24"><strong id="6gs24"></strong></nav>
  • <xmp id="6gs24">
    <menu id="6gs24"><tt id="6gs24"></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