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6gs24"></menu>
  • <nav id="6gs24"><strong id="6gs24"></strong></nav>
  • <xmp id="6gs24">
    <menu id="6gs24"><tt id="6gs24"></tt></menu>
  •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
    《江蘇法治報》2021年4月6日第A08版:摸螺螄卻喪了命
    作者:海安法院    發布時間:2021-04-06 打印 字號: | | 閱讀:

        物質匱乏的年代鮮見葷腥,螺螄卻能滿足口腹之欲,可現今農村里下河摸螺螄者依然大有人在,孰不知,這一行為存在安全隱患。兩年多前,一名村民下河摸螺螄,不幸被灌溉車口吸水管卷入喪了命。死者家屬將水利局和所在村經濟合作社告上法庭。近日,隨著南通中級法院終審判決書的送達,這起生命權糾紛案落下帷幕。
        摸螺螄命喪車口
        2018年9月初某日下午,南通某市公安局接到群眾報警,稱某街道村民老王在一處車口處摸螺螄不慎被吸進抽水管并卡在管中。熱心群眾見此情形后,想辦法施救無果。派出所接警后隨即聯系專業打撈隊,下水打撈死者上岸,死者出水時下肢已喪失,其腰部及以下軀體被電動機螺旋槳打碎。同月11日,衛生所出具居民死亡證明書,其死亡原因為卡在抽水管中死亡。
        事發當日灌溉開機抽水,抽水管的進水口處無任何遮擋物,事發時機器仍然在作業中,泵房門關閉,無人看管。事發后,合作社將進水口處用鐵絲網設置攔網加以固定。經測量,水泵抽水管直徑為十英寸(25厘米多)。
        據了解,2012年,案涉泵站作為小型農田水利重點項目,由該市水利工程建設處建設,通過驗收后移交鎮政府。2014年10月17日,該市印發《農村灌溉車口管理實施辦法》,明確農村灌溉車口產權歸集體所有,納入村級集體資產管理,所收水費計入村營收入,村經濟合作組織是農村灌溉車口經營管理的直接責任者,必須明確專人具體負責。
        法庭上交鋒激烈
        事發后,死者家屬將水利局和合作社訴諸法院,要求賠償因事故產生的死亡賠償金等130萬余元。訴狀中,原告方提出,其親屬當時在河道附近摸螺螄,被正在運行中的水泵吸入,繼而被螺旋槳打傷致亡。
        庭審中,原告方提交了一份2017年農村車口灌溉改造管理方案,證明水利局于2017年對案涉泵站進行維修,存在一定安全隱患,維修后仍未在水泵危險區域設置警示標志和攔網,故水利局應作為維護者承擔相應責任。
        被告水利局認為,水利工程建造后經驗收方能交付使用。原告提供的改造名錄中并未納入案涉車口,因制定名錄前需復檢車口,需維修改造的才能納入名錄。這點驗證了案涉車口不存在安全隱患。此外,泵管在水面下方不屬于人群活動或聚集區域,不必廣泛警示。“不接近水站”是農村老少皆知的常識,當事者本人應負有注意和避讓義務。
        被告合作社辯稱,泵站建成后交由鎮政府負責,鎮政府直接公示泵站管理員名單,亦證明泵站的管理方系鎮政府而非合作社。
        當事者“不聽勸”
        庭審現場,原告方提供的一名90多歲的證人透露了一個細節,當事者下水的河塘已被人承包養魚,平時是不允許其他人下水摸魚,這點周邊群眾也是知曉的。當事者端著鐵皮面桶下水時,證人在岸邊提醒他,不要往深塘方向走,但當事者仍然自顧自地扶著面桶下了水,隨著人沉下河,再也沒有浮上來。
        法院經審理認為,當事者老王、水利局、合作社均具有過錯。老王長期生活在農村,應當明知水泵在工作時會產生一定吸力,不能接近水泵應屬農村居民的基本常識。其不注意自身安全導致事故發生,具有過錯。水利局作為水利工程的主管部門和管理機構,負有水利工程的管理、維護和養護職責。根據該市政府規定,灌溉車口所有權歸合作社所有,合作社系車口所有人、經營管理人和使用人,應對車口有效管理,消除安全隱患,對事故發生亦具有一定過錯。
        故法院酌定死者家屬的損失由水利局、合作社分別承擔20%、30%的賠償責任,其余損失由死者自擔。
        一審后,被告水利局、合作社不服,提起上訴。南通中院經審理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說法】
        本案系侵權之訴,爭議焦點在于水利局、合作社是否存在過錯,是否應對死者死亡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四十三條規定,未經許可進入高度危險活動區域或者高度危險物存放區域受到損害,管理人能夠證明已采取足夠安全措施并盡到充分警示義務的,可以減輕或不承擔責任。也就是說,只有管理者能證明自己已采取安全防護措施并盡到警示義務的情況下,才能減輕或免除管理者責任。
        本案中,根據《江蘇省河道管理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泵站應當設立安全警示區。安全警示區由水行政主管部門在工程管理范圍內劃定,并設立標志。水利局作為泵站的行政主管部門,在泵站設施和建設時未按國家標準設立安全警戒區和警示標志,在進水處未設置防護措施,與事故發生有相當直接的因果關系,水利局因此負有過錯。
        合作社移交成為泵站的所有權人后,對泵站未盡到落實相應安全防護措施的責任,作業時無人值守,對事故負有過錯。事發后,合作社在進水口處加裝鐵絲網,也表明其平時怠于維護管理的不作為,設置防護措施具備現實可行性,并非如水利局與合作社所辯在車口附近無法安裝防護網。
        當事者老王作為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長期生活在河道泵站附近,應當明知泵站附近存在危險性,但其未對自身行為盡到安全謹慎義務,且其家屬在庭審中申請的證人證言亦表明,證人曾提醒其不要下水摸螺螄。當事者老王對悲劇發生應承擔重要責任,因此可減免水利局和合作社不作為導致的賠償責任,故法院酌定水利局承擔20%的賠償責任、合作社承擔30%的賠償責任與二者過錯程度基本相當,依法有據,并無不當。
    責任編輯:海安法院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
  • <menu id="6gs24"></menu>
  • <nav id="6gs24"><strong id="6gs24"></strong></nav>
  • <xmp id="6gs24">
    <menu id="6gs24"><tt id="6gs24"></tt></menu>